ag真人在线

首页 > 正文

故事:21世纪的心理学家,一朝穿越成为丞相府嫡出的二小姐

www.chelseapullano.com2019-08-26

  “嘶……”洛璃只觉脑中似有东西在翻搅一般,剧烈的疼痛让她眉头一皱,她不得不缓缓撑开沉重的眼皮。

  不适应光线照射的眼睛本能的眯了起来,朦胧之中,洛璃似乎看到一人的背影,微光之中那人修长的身形似被精心打造出的艺术品。

  “小姐,小姐你如何了?”

  一道略带哭腔的声音传入洛璃的耳中,洛璃恍惚间看那道修长的身影闪出了自己的视线,她下意识去追寻,偏头却发现不再是那个颀长高大的背影,而是一个女子,确切来说,是一个作古代丫鬟装扮的女子。

  迷蒙的睡眼此时猛然清醒,她表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是掀起一阵巨浪,她记得她在回家的路上和抢匪搏斗时已经死了,可是她现在分明还活着,只是眼前的情况未免太过诡异,这就是网络上盛传的穿越?

  

  她下意识的去对视小丫鬟的眼睛,眼睛对于她来说就是一扇天生的窗户,它能泄露给洛璃最真实最直击人心的秘密,而洛璃天生就是这份信息的掌控者。

  “小姐,小姐你怎么了?您可不要吓如玉啊!”

  贴身侍婢如玉见洛璃怔忪的表情,心底万分焦急,甚至眼眶都开始泛红。

  看小姐这愣愣的模样,难不成是撞到脑袋了?

  “小姐你别吓我,都是洛琉……一定是……”

  洛璃并不做声,她仔细看着如玉眼底的情绪,那眼底的心疼和担心让她有几分暖心,可她提到洛琉的时候,明显的愤怒不由得让洛璃下意识的猜测这洛琉是谁。

  

  她急需弄清楚自己的身份,这才有可能在不露出破绽的情况下,找寻回到现代的方法。

  洛璃当机立断,她拉住如玉的手,眼睛定定的注视着对方含着眼泪的双眸。

  她在现代时主攻心理学,也曾跟随催眠大师实习过,与那些拿着水晶球在他人眼前来回晃的催眠方法不同,她擅长的是绝对命令式催眠。

  “如玉,你不要慌,我好着呢。”

  洛璃将声线尽量保持平稳,她一手擦去如玉眼角溢出的泪水,另一手紧握着对方的手,深邃的黑眸微微眯起,眼底飞扬的神采令如玉很难移开视线。

  趁如玉片刻分神的瞬间,洛璃的口吻骤然变得坚定起来,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力量。

  “告诉我这是哪里!我是谁,又是如何一副病怏怏的模样!”

  如玉定定的看着那双似乎有蛊惑神采的眸子,一字一句的说出了她所知道的一切。

  

  洛璃认真听着从如玉口中得来的消息,逐渐揭开了这身体里原本魂魄的身份。

  当今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分别为金国与夏国,而她便是夏国权势倾天的宰相嫡女——洛璃,之所以虚弱到不能起床的地步,是缘于前两日的一次意外落水。

  洛璃迅速在头脑中消化着这些关键信息,满心震惊之余,又生出了几分怀疑。

  她也是看过穿越小说的,所以她不由得会思索,前两日的失足落水当真只是一起单纯的意外吗?

  等洛璃松开紧握的手,如玉立即回过神来,她感觉头脑有些晕乎乎的,甚至回忆不起方才那瞬间所发生的事。

  正当主仆二人都各怀心事陷入沉思中时,一道玫红色的身影快步从门外走了进来,“璃儿啊,你可算醒了,担心死姑母了。”

  略显尖锐的声音,不由得让洛璃皱了皱眉。只是依照如玉的话,这妇人便是她古代的父亲洛天成的妹妹洛霜,也就是她的姑母。

  

  洛璃微微侧头避开扑鼻而来的脂粉味,还是礼貌的笑着,“姑母,劳您费心了。”

  “哎……哎,只要璃儿没事了,姑母这也就放心了。”洛霜说话间略有怔愣,看向洛璃的目光也存有打量的意味,她不明白自己这位侄女何时能说出这般得体的话了?

  洛璃扬唇一笑更显柔美,正欲开口,却被洛霜打断,“璃儿,虽然你已经醒过来了,可是这药却是还得喝呀。”

  药?什么药?洛璃正困惑间,手中却被塞进了一碗黝黑的药,有些刺鼻的味道冲着面门而来,她下意识的一躲,洛霜却柔柔的抓住了她的手。

  “璃儿,不许胡闹,吃药可不是小事,一定要趁热喝了,身体才能调养好知道吗?”洛霜语重心长的话让洛璃心底有丝暖意,在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,每一分关怀都显得尤为珍贵。

  洛璃懂事的笑了笑,将那药送入口中,余光却是不经意扫过洛霜脸上的表情,不知为何,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这位姑母对自己的热情与关怀有些怪异。

  

  见她喝完了药,洛霜却也不逗留,只扶着洛璃躺回床上,简单嘱咐了两句要她注意身体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来得突然,走得也匆忙,让洛璃心中的怪异感觉更加重了几分。

  但她却并未放在心上,她只道大概是自己在现代时的职业习惯令自己有些过于敏感了,也许这位姑母本身就是个急脾气,做事向来干脆利落也说不定。

  如玉也不知她的心思,为她掖好被角就悄声退了出去,守在房门不让人轻易打扰洛璃休息。

  大概是因落水的缘故,洛璃感觉身体浑身泛冷,很快她又陷入了昏睡之中,等她再次醒来之时,她便看到窗外已是满天星辰。

,上面只写了四个大字:药中有毒。

又是何人所放呢?

  

上所述信息的真假。

  想起白日里那位姑母对自己热情的关切神情,还有她注视自己喝药的专注眼神,洛璃一时间有些不知该作何判断。

上消息的真假,防人之心不可无,洛璃决定还是要谨慎为妙。

  毕竟自己穿越而来,对身边之人尚不了解,她还是要多留意些。

  守在房门口的如玉正在打盹,突然听到身后房间里传来些微动静,她赶忙起身走进房中,与正捂着肚子打算出门的洛璃撞个正着。

  “小姐,您怎么下地了?还穿得如此单薄,这可不行!”

  如玉见洛璃只披着一件单衣就要出门,她一脸焦急的上前搀扶。

  洛璃不动声色的端详她良久,确定这贴身小丫鬟对自己的关心并非假装,她试探性的问道:“如玉,你可知道我是如何落水的么?难道真的是一场意外?”

  “怎么可能!肯定是长小姐做的!”如玉听到她问起落水之事,表情立即变得忿忿不平,当提起那位长小姐时,甚至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感觉。

  洛璃挑了挑眉,想起白日里似乎曾听她提起过,她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,坐在软榻上休息:“你说的是洛……琉?”

  如果没记错,那位长小姐应该是叫这个名字。

  如玉闻言拼命点了点头,一副意气难平的模样。

  “除了她还能有谁?她虽然是府里的长女,但毕竟是庶出,不似小姐您身为嫡女,身份尊贵,她看在眼里自然万分嫉妒,所以……”

  “噤声。”

  洛璃本微闭着眼睛休息,听到如玉的话,她猛然抬起眼命令对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无论如何她也是这府中的小姐,不是你一个丫鬟可以随意议论的,你要谨言慎行,莫让人抓了把柄。”

  她这话虽然语气严厉了些,但并不无道理,如玉不甘心的截住了话题,但还是有些委屈的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我这是替小姐您委屈。”

  洛璃也不再苛责,心中却有诸多计较。

  按如玉的说法,看来她那位长姐也有加害自己的动机,但她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有没有坏到要撕裂血脉亲情的地步,这还有待查证。

  不过现在想太多也只是徒劳,眼下她还是需要如玉的帮助,以免自己漏出破绽。

  于是,她亲切的拉过如玉的手,略微蹙眉的说道:“如玉,其实上次落水后我的记忆出了些问题,有些东西记得不是很清楚,可是我不想别人知道此事,今后你在我身边要多多提醒我一下。”

  如玉从小便被派到洛璃身边,对她甚为忠心。

  洛璃楚楚可怜的软下语气来与她说话,如玉哪里能够拒绝?她只觉得小姐受了百般委屈,又撞伤了脑袋,实在是天不见怜。她连连点头应下,对洛璃再三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让她失望。

  洛璃满意的笑了笑,转身又回床上休息了,她要好好休养,快点好起来,才能有力气去找回到现代的方法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